【天堂鸟】(奴隶调教计划修正版)(08)【作者:nihyou2014】   其它小说 
字数:7959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  第八章残酷现实

  不锈钢圆形食盒,像脸盆又像狗盆,里面盛着如稀饭一样的食物。一字排列在地上,不多不少正是七个。

  让人觉得奇怪的是,没有餐具。

  衣物整齐的摆放在一侧,醒目的数字卡片挂在衣领上,释然与少女脖颈上银色项圈遥遥对应。

  显然每一套衣服都已经分配好了的。

          ***************

  郭丽丽微微睁开朦胧的双眼,她看起来有些虚弱,眼睛红肿,她慢慢转动眼球。

  咦,那是什么?

  七个不锈钢圆盆在灯光下,闪闪发光,而郭丽丽好似闻到一股…

  一股诱人的饭香味。

  她无意识的爬,小小臀部一翘一翘,丝毫没有察觉臀间莫名多了什么。
  转眼即到,郭丽丽眼睛闪出光芒。

  好香啊…

  她的喉咙作吞咽状,小腹更是不争气的…咕咕叫,双手作端起状。

  「啊?」

  圆盆纹丝不动,郭丽丽仓促下差点一头埋在盆里。

  她再次尝试,圆盆分毫不动,好像与地面结为一体。

  呼…

  咕咕…

  「好饿,怎么办,」郭丽丽转头希望找到…什么。

  她一个个尝试,结果七个圆盆都无法移动,好像与地面连在一起。

  「唔…」

  郭丽丽看看自己的双手,又看了看圆盆里的状如稀饭,却散发香气的食物。
  下一刻,她趴在地上,小小的头颅缓缓探了过去,如狗。

  主控室,大屏幕监控屏幕前,虎王微微点头,狐姑手中拿着仪器在记录着…
  郭丽丽,编号27,强硬调教方案进行中,适应度,良好,可加强,危险系数0。

  「都听好了!」虎王神情严肃开口。

  「强硬调教方案对这些雏儿有可能刺激太大,容易造成逆反心理,这点要警惕,一旦有意外发生,做好应急准备,听明白没有。」

  「明白。」

  「是。」

  …………

  永恒间。

  吴雪醒来,只觉得浑身酸痛,下体依然感到鼓胀的撑裂感。

  她的手抚摸着下体,遥遥观看,好像在自慰,小穴里依然插着中流砥柱,让她难以承受。

  可能是精神恍惚,加之小穴中流砥柱,让她根本没有发觉有什么不妥。
  吴雪也被饭香吸引,饥饿感扑面而来,很矛盾,下体的鼓胀撕裂感与空虚并存。

  她勉强起身,妖娆的身躯轻微颤抖,蹒跚而行。

  扑通一声,她跪倒在圆盆前,伸出双手…

  如郭丽丽的一幕再次重演。

  她的眼眸闪着一丝挣扎、迷茫以及饥饿带给她的虚弱感。

  最后她终于禁受不住饥饿,乌黑长发垂了下来,头颅伸到圆盆中…

  有一种病叫传染病,

  传染,饥饿也会。

  吴雪伸出头颅,圆盆里的食物被她吃的干干净净,她面带温红。

  食物就是能量的源泉,如今她明显变得有生气,人也精神了很多。

  一转首,才发现身旁多了几个人,撅着臀部,头颅埋在圆盆里,正在进食。
  吴雪脸一红,随即释然,这样的姿势,特别是赤裸着,让她脑海凭空闪出一个动物的词。

  看到她们的姿态,吴雪就想到自己,她不由感到浑身有些发热。

  咦~这是什么?吴雪自语,大腿根有液体流出,让她迷惑。

  啊?她醒悟,这是小穴流出的…?

  怎么会这样,她脸颊晕红,吴雪没有留意,赤裸的身躯,微微变色,乳头好像也跟着泛光。

  食物中的春药发挥作用,再一个吴雪身具春水穴。

  春水穴属淫穴,加上中流砥柱时刻摩擦她的小穴膣道,不流淫水才不正常。
  怎么办,怎么办。

  她完全忘记赤裸的身躯,更忘记了小穴插着的中流砥柱,如小女孩撒娇,跺脚。

  火热的躯体,胸前丰满乱颤,最奇怪的是,她完全没有先前的撕裂感。
  于是,她看到了一侧的衣物,吴雪快步走过去。

  引导和诱导其实是两个词,通常引导是褒义词,而诱导却被人定性为,贬义词。

  我觉得不然,凡事不能一概而论,就像坏人也是人,你们说坏人没有慈悲心吗?

  就像吴雪,看到衣物,就跑过去,那么这算引导还是诱导呢?

  不管如何,换做是你,浑身赤裸,见到衣物,会如何做呢?

  所以说,引导和诱导虽意义不用,结果却是一样的。

  强迫调教方案进行中,而所有人都在按着虎王想象的步骤而行。

  醒过来的人越来越多,吃饭、穿衣,都在穿插中进行…

  也许长时间的精神煎熬及饥饿带来的体力透支,没有人发觉臀瓣中间莫名多了一个圆环和一根直通肛门的红绳。

  这不得不说很讽刺。

  沈冰冰缓缓醒来,她看到这奇怪的一幕,如狗一样趴着的进食,灰色套装勾勒出曲线玲珑的娇躯。

  这一刻,她好像有些醒悟,又有些迷惑。

  同样,萧雨醒来已经多时,虽然她也是很饿,但是这里处处透着诡异,让她内心强烈的不安。

  她在思考。

  陌生的地方。

  浑身赤裸的人。

  脖颈莫名带着数字的项链。

  吴雪、张彩霞下身奇怪的装束。

  莫名出现的食物及衣物。

  一切的一切………

  都透漏出淫邪之气。

  萧雨觉得好像成了被圈养的羔羊,任人宰割。

  羔羊?萧雨眉头皱起,手触摸脖颈项链查看起来。

  项链很窄,做工精湛,浑圆天成,萧雨根本找不到衔接口,她尝试扯了下,根本扯不断。

  项链有字,28,这是什么意思?萧雨蹙眉,还有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孔洞,又是何意?

  总之,萧雨内心很不安,特别想到羔羊这个词汇,她总觉得脖颈戴的不是项链,而是项圈。

  唉:- (,萧雨叹气,不管如何,还是到那边找件衣物遮住赤裸的身躯才是关键。

  几乎同时,萧雨和沈冰冰同时起身。

  嗯!沈冰冰眉头蹙起,总感觉有些不对劲。

  嗯?萧雨也察觉到不对劲,她伸展玉臂,手搁在丰满的翘臀摸索起来。
  这是什么?圆圆的,凉凉的,她伸手一拉…

  唔…

  一股源于心灵上的悸动传遍全身,正待萧雨…

  「啊……」

  陈媛媛一声大叫。

  她醒了,饿极了,刚爬起来,娇躯一颤,倏然大叫起来。

  陈媛媛蹦跳着,胸前的硕大胸器剧烈颤动,撩人眼球,她的姿势十分奇怪,一只手捂住臀部,一只手抵在小腹,口中嚷着…

  「蛇,有蛇…钻进肚子里去了…啊,不要…不要钻,啊…」

  她的神情尽是惊慌之色,脸色煞白,一点血色都没有了,惊恐而害怕。
  「陈…你怎么了?」萧雨问道,她记得这个拥有魔鬼身材的少女姓陈。
  同时,萧雨眼眸流转,倏而眸光闪烁,她看到了…

  看到…几乎每个人臀部都好像有物体湛湛发光。

  沈冰冰是唯一面对着萧雨的人,面对萧雨探寻的目光,她一点就透。

  修长玉臂环到身后,倏而她的娇躯一颤,俏脸瞬间布满惊慌之色。

  「有…这里…肚子…有蛇…呼呼…钻…唔…哦…嗯…不…要…啦…」

  陈媛媛断断续续,娇喘的开口,不过如果观察细腻的人会发现…

  发现…陈媛媛与刚刚的惊慌表情有细微的改变。

  主控室,虎王此时嘴唇微动,通过高清监视器,他对陈媛媛的改变可谓了如指掌。

  拥有魔鬼的身材,绝美的容颜,更是稀世之『龙珠穴』的陈媛媛正在蜕变。
  陈媛媛就是一块绝世璞玉,粉雕玉琢,完美无瑕,如果不是狮面无意中发现陈媛媛的薄弱点,结局很难预料。

  毕竟龙珠穴的三弊可是让狮面颇为头疼的,编号7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。
  穿戴蝰蛇菊花锁的陈媛媛犯了狐姑同样的遭遇。

  狐姑把蝰蛇菊花锁放入陈媛媛肛门里,那个时候陈媛媛是昏迷的,所以没事。
  而陈媛媛醒来后,只要身躯活动,蝰蛇菊花锁就好像被激活了一般。

  蝰蛇菊花锁最忌剧烈活动,她的乱跳,使蝰蛇在她体内穿梭,无形加快。
  不过她的状况与狐姑差异很大,狐姑是恐惧,而陈媛媛却惊慌中透出一种娇柔的媚态。

  粗鲁话就是,陈媛媛好像感到爽意。

  这正应了狮面的一句话,陈媛媛的肛门是她的薄弱点,这就是敏感带。
  虎王看着屏幕上陈媛媛蹦跳而又充满滑稽、诱惑、迷人的酮体,他的手中多了一个小小的像内存卡的物品,这是一个视频接收源。

  随即虎王略有些心情起伏,这个视频接收源可以接收到蝰蛇菊花锁在陈媛媛体内的画面,想到这里,虎王很期待。

  视频接收源插入屏幕端口,虎王的呼吸好像都要停止了。

  屏幕上,陈媛媛苍白的姣颜逐渐被红晕替代,媚眼如丝,眼泪汪汪,让人痴迷,屏幕右上角出现一排字迹…

  管理器发现外接设备…

  正在连接…

  请稍后…

  连接成功…

  正在识别…

  识别成功…

  子母视频源…

  请稍后…正在建立视频…

  提示!由于大屏幕已有画面,接收视频更改为小屏模式。

  滴!

  大屏幕左侧弹出一个小屏幕。

  虎王精神一震,双目紧紧盯着弹出来的小屏。

  屏幕上,鲜艳欲滴,姹紫嫣红的景色映入眼帘,细腻中带着滑润不断的变换,带给虎王难以企及的操动。

  美中不足的是,灰黑色的斑斓之物带来一丝不和谐美。

  「狐姑,可有问题。」虎王对围上来的众人发话。

  狐姑微微上前,她的衣装依然和狐露、狐浪一样,上身黑色束胸,下身轻纱短裙。

  唯一不同就是,臀部的蝰蛇菊管依然有三十几公分犹如一条尾巴在身后摇曳,很是惹眼。

  狐姑很无奈,不是她不想把菊管收起来,只是刚刚清洗过得肠胃,现在她的肠胃几乎没有异物。

  如果把菊管收入体内,蝰蛇菊花锁会在她肠胃中无限穿梭,那种滋味,狐姑怕会失控。

  而唯一的缓解方法就是保留一部分菊管留在体外,这样蝰蛇就不会动。
  但是菊管留在体外也不能时间太长。

  一,菊管留在体外,会让她的肛口时刻保持开启,让她精神时刻处于紧绷状态,无法集中。

  二,肠胃的杂质一旦从肛口流入菊管造成柱塞,不能收回,除非用内肠稀释剂再次清洗。

  虎王用询问的目光,看了一眼有些走神的狐姑,问道。

  「蝰蛇在她体内哪个位置?」

  「这应该是…在她的降结肠与横结肠之间。」狐姑扫视那五彩斑斓的画面,开口道。

  「直肠…降结肠…横结肠…这…?」

  「嗯,让人难以置信。」狐姑道。

  「这正常吗?」

  「应该正常,这只能说狮面大人的推断没错,肛门是她的薄弱点。」

  「哦,是吗?不知你…蝰蛇能穿插到什么位置。」

  「我?」狐姑俏脸微红,她的手摸着臀后的菊管,意识到菊管停留在体外时间有些久了。

  再不插进去…后果…

  想到这里,狐姑手缓缓推动,菊管开始收缩,她边道。

  「『直肠』过后就是『降结肠』,『降结肠』过后是『横结肠』,『横结肠』后是升结肠,最后就是终点『盲肠』。」

  「我吗…蝰蛇到了升结肠,距离终点盲肠还差…点」

  「哦,有何体会…」

  「这个…不好说,嗯!喔:- O,喔…唔…呼呼,进去了…」

  狐姑突然浑身剧烈颤抖起来,她缓缓匍匐在地,臀部翘着,纱裙无形的撩起…

  一目了然!

  狐姑臀瓣肛门犹如樱桃小口把菊管吞入腹中,红绳也在逐渐缩短,最终肛口闭合。

  伏在小的手依稀能感受到,蝰蛇在肠胃中蠕动,让狐姑难以抑制的颤抖。
        ******************

  陈媛媛全身散发出蒙蒙亮泽,持续的蹦跳使她布满细汗,更加魅惑妖媚。
  逐渐的,体力的透支,陈媛媛瘫软在地,挺翘的圆臀,清晰的红绳加圆环映入萧雨的眼帘。

  那…到底是什么?萧雨不由的摸着臀间,她尝试拉动…

  「呃…」萧雨闷哼,心灵乃至身心的悸动再次而来。

  站立的娇躯,臀部下意识绷起,她不禁芳心乱颤,娇躯晃动,精神一片黑暗。
  「这是什么东西,这到底怎么了?不,不,不能乱。」

  萧雨喃喃自语,她的美仿佛是成熟的果实,她的心智跟她的美成正比,很快她又恢复了理智。

  萧雨小心翼翼的探索臀瓣莫名的圆环,很快她得出结论。

  自己的…肛门里有异物在其中…不,房间里的人都是如此。

  她揉揉如云长发的头颅,美艳妩媚的脸蛋有些苍白。

  昏迷后,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事?

  「啊,我的…这是什么?」

  「我…怎么…也…有…」

  「唔,拉不出来…」

  所有人似乎到现在才发现身体的异常,纷纷攘攘。

  沈冰冰人如其名,心中一片冰凉,她不甘,很多的是,感到羞耻。

  肛门属于最隐私的地方,如今却又陌生物体,让她难以接受。

  健康的小麦肤色,凹凸有致的娇躯紧紧绷起,沈冰冰暗暗的,小手用力…
  圆环带着红绳无形绷紧!

  肛门里异物随着她的拉拽,让她清晰感受到。

  体内异物滑动!

  快了,沈冰冰眼眸闪烁,清楚的体会到异物到了肛门内壁边缘。

  一墙之隔!

  要出来了…她默默的道,在谁也看不到的地方。

  她的臀瓣中间,菊花半开半合,时大时小。

  嗯!鼻腔闷哼,她吐出一口压抑许久的气息。

  出来了!

  瞬间她感到自己的肛门被异物撑开,一半留在体内一半在体外,让她很不适。
  仿佛夹着一根棍子般错觉。

  沈冰冰手颤抖触摸,细眉蹙起…

  圆圆的形状物,很粗,带着她体内的温热以及体液的滑润。

  再次尝试…拉动。

  嗯?

  异物好像被卡住了?

  一时间沈冰冰陷入两难,本来就饥饿又备受精神打击的娇躯显得虚弱无力,让她摇摇欲坠。

  肛门夹着异物让她时刻煎熬着,进退两难。

  「啊!」沈冰冰惊醒,追寻叫声她看到了惊慌的众人和叫喊的陈媛媛。
  「哇…这是什么鬼东西,呜呜。」

  陈媛媛侧身,婀娜身姿让人眼前一亮,挺翘的臀部扭动着,分外妖娆。
  一根透明的管状物臀瓣中延伸出来,被她的小手握着,还在继续延伸…
  沈冰冰双眸瞪得溜圆,陈媛媛臀间管状物椭圆状的尾端,红绳跟圆环,印入心间。

  瞬间,沈冰冰全身冰凉,最后一丝力气好像也没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滋溜~

  肛门闭合,异物复又滑入体内,那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让她浑身瘫软。

  惊慌失措、束手无策、无地自容、花容失色、、、是这些少女的真实写照。
  「呜呜…拨不出来,谁来…帮…帮我…」

  将近一米长的菊管从臀间延伸,无论怎样使劲,也无法拔出,陈媛媛带着哭腔开口。

  不过,陈媛媛好像忽略了,肚子里没有那种蛇的感觉。

  目视着蜿蜒的菊管,隐约能看到肛门红润的菊肉,受到惊吓情不自禁的后退…

  萧雨脸色苍白,她移步向前,强装镇定,虽然表面坚强,但是内心却是不然。
  一想到自己的臀部,乃至体内有那么一根异物,她难以控制的紧紧绷起臀部。
  霎时,体内异物的存在感,臀瓣中红绳滑入几分,感官清晰捕捉到,她脚步紊乱起来。

  近距离观看,萧雨的心怦怦乱跳,她勉强控制住自己,安慰道。

  「别哭……陈…媛媛…我帮你…看看…」

  萧雨蹲下身来,娇躯微微一僵,臀间红绳摩擦,时刻左右着她的神经。
  手臂生硬的伸到陈媛媛的股间…

  肌肤与肌肤的接触,使二人皆都娇躯一颤,陈媛媛梨花带雨,开口道。
  「帮我…拔出来…」

  「好,你别乱动,我试试…」

  「一定要拔出来…呜呜,我不要那里…带着这鬼东西,唔,你拔吧…我不怕痛…的。」

  陈媛媛话完,转过身去,翘着臀部,示意萧雨开始…

  这个姿势及其撩人,双腿跪在地上,臀部翘起,头颅趴在地上,绝美的脸庞一副可怜兮兮,若人怜爱的样子。

  握住菊管,一种细腻柔润感而生,萧雨开始用力…

  她十分小心,并耐心观察,菊管开始绷紧,肛门边缘开始凸起…

  「用力…在用力…嗯!再用力!」趴着的陈媛媛歪头娇喘催促,给人一种想入菲菲的境界。

  呼…呼…

  萧雨有些吃力,饥饿感让她有眩晕感,她强自憋气一使劲…

  嗯!

  菊管带着陈媛媛娇躯……离地而起~

  「呃,咳咳…咳…」萧雨倒在地上,剧烈喘息,胸部沉甸甸的双乳剧烈起伏不定,展现出成熟美。

  「唔…嘤咛…」陈媛媛表情茫然若失,手揉动臀间,依然有些迷糊。

  不知何时,沈冰冰来到她的身边,她的表情十分复杂。

  看到陈媛媛,就仿佛看到了自己,想起先前自己的举动,沈冰冰姣颜不禁流下两行泪水。

  不光是她,其余的人更是不堪,索索发抖,一脸无助的模样。

  张彩霞和吴雪更是凄惨,小穴本来是被侵入,如今,肛门也……

  双管齐下!

  祸不单行!

  她们二人似乎有些走神,可能是吃了圆盆里的食物原因,她们虽然绝望,可心里深处隐隐生出…

  生出一丝丝麻酥。

  这让她们内心,若有若失,情难自禁。

  她们何曾知晓。

  食物里含有刺激性的春药,而她们都已破身,加上一个春水穴,一个田螺穴。
  特别是吴雪的春水穴,是淫穴,更是不堪,淫水不断的溢出,而她浑然未觉。
  唯一是感到下身似乎没有开始那般不适,让她轻松多了。

          ***************

  主控室,虎王等人默默观察,众女的情绪都没有逃过他们的视线。

  有好几次,狐姑等人要说话,都被虎王摆手阻止。

  直到此时,虎王默默转身,表情严峻,开口道。

  「诸位都看到了,情势本来良好,没想到事态发展对我们非常不利。」
  「嗯,可以说对我们非常不利。」狐姑紧接开口。

  「眼下,我们必须想好接下来该如何,不能再这样持续下去,否则后果非常不乐观。」狐露也开口说道。

  「是啊,特别是…那萧雨,她那份镇静表情真可能…」狐笑开口。

  「嗯!萧雨…的确不简单…年龄27又美貌如花,依然是处女之身,就这点没几个女人能做到,可见心智必有不凡之处。」虎王点评道。

  「除了萧雨,沈冰冰和那个…陈媛媛这不是善茬。」狐笑继续道。

  「沈冰冰…可圈可点,至于陈媛媛…不足为虑,俗话说,可恨之人必有可爱之处,我们可以其弱点攻其不备。」狐姑筹谋道。

  「不错,狐姑说的很对,哈哈!」虎王大笑道。

  「虎王大人胸有成竹,想必已经想好对策了吧!」狐姑称呼道。

  「嗯!」虎王微微握手成拳开口,「一切尽在掌握。」

  「接下来听我指示!」

  「据我们掌握的资料,萧雨是被她的奶奶一手拉扯大的,二人相依为命,据说,萧雨最难割舍的就是她的奶奶。」

  虎王微微一顿,继续开口道,「既然如此,我们只好把她的奶奶接过来,如此…」

  「虎王大人是想用她的奶奶来胁迫她就犯。」

  「不…」虎王话语一顿,「我们用亲情束缚她。」

  「咯咯…虎王大人怎么也变得油腔滑调了」狐笑调侃道。

  「呃,言归正传,萧雨的奶奶就有马六去办,等会豹卫通知一下。」

  「是。」豹卫应答。

  「沈冰冰嘛,她的双亲都在,唔,资料里特别提示她的母亲虽已中年,却是风韵犹存,如果能策反她的母亲,她的女儿更不在话下。」

  「所以…她的双亲也是此次的计划关键,让马六等人一起办了。」

  「那…陈媛媛呢?」狐笑追问。

  「她吗?她的父亲是警察局长,如果把她父亲弄来,那可真是引虎归山,我这只虎王只能算纸老虎。」

  「咯咯………」

  「狐姑,你刚才好像说…什么…陈媛媛…不足为虑吧?」虎王询问看着狐姑。
  「嗯,我是那么说的。」

  「那你说,陈媛媛怎么…」

  「顺其自然则最好,我们要做的就是诱使。」

  「诱使?」

  「不错,诱使!」狐姑语气十分肯定的道。

  「何为诱使?」狐露露出奇怪的表情,询问。

  「我不知道你们刚才注意没?」

  「注意什么?」

  「陈媛媛的表情,特别是蝰蛇菊花锁在她肠胃穿梭,她偶尔露出一丝很享受的样子,似乎很迷恋。」狐姑开口。

  「如果我预料不错的话,再有几次,当蝰蛇抵达她的升结肠后,她会更加迷恋那种感觉。」

  「好,那就让她顺其自然,狐姑负责。」

  「哦,我明白了,就好像在路上丢块糖,然后一步步的让她走进我们设置好的陷阱里,我说的对吧。」狐露一副明白的样子。

  「也对,也不对。」

  「为什么?」

  「陈媛媛或许会让我们所有的人大吃一惊也说不定,那个时候,或许蝰蛇菊花锁就是她的最爱。」

  「呃。」狐露结舌。

  「好了,这些不提,当务之急需要解决的是怎么度过接下来的过度期。」虎王打断狐笑的话语道。

  「俗话说。重症下猛药。」狐姑继续谋划道。

  「此话怎讲…」

  「既然我们此次的方案是强硬,我觉得还不够硬,再者,菊花锁她们都还不知道有什么作用,我想可以适当的给她们上一课了。」

  「怎么上课…」虎王询问。

  「8号的金善儿不是在永泰岛巡演吗?」狐姑答非所问。

  「嗯!难道需要金善儿才能…」

  「不错,金善儿声名远播,一代歌后,几乎无人不知,想必她更有震慑力。」狐姑开口。

  「具体详细说一下你的计划…」虎王。

  于是,狐姑开始逐步说起,虎王不断点头,偶尔眼中露出炽热,甚至迫切的目光。

  直到狐姑说完,虎王下意识的舔舔嘴唇,用赞许的目光看着狐姑开口道。
  「好,很好,我这就过去,豹卫跟我走。」

  「是。」

  虎王带领豹卫大踏步而去,似乎有些迫不及待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观阴大士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